极速6合开奖怎么看
當前位置 :首頁 > 資訊列表 > 資訊詳情
躺著掙錢時代結束,支付機構服務下沉!
分類:政策法規      發布日期:2019-11-06

曾借著人口和市場紅利,在三年時間里將交易筆數從不到400億筆拉升至近1800億筆的非銀行支付機構們,躺著賺錢的時代漸行漸遠。

2019年,先是年初“斷直連”大限到來,第三方支付機構集體進入“后備付金時代”;央行數字貨幣未出先火,理論效力超過支付寶、微信支付等;國際支付巨頭PayPal入華,伴隨“外來和尚會否念經”的討論競爭愈發激烈。同時,監管亦沒有放松,環迅支付今年7月領到近6000萬元罰單,刷新支付業大額罰單紀錄。

后備付金時代

支付機構躺著掙錢時代結束

和其他金融領域主基調一樣,支付行業的2019年也在嚴監管下度過。

最先到來就是“斷直連”大限。根據央行規定,到2019年1月14日實現備付金100%集中交存。從央行披露的數據看,備付金規模早已步入萬億量級。

實際上,備付金交存比例是階梯式遞增,前后共歷時了近兩年時間,支付機構已有充足預期,也消化了大部分影響。但業內人士表示,支付機構因此出現的收入缺口是無法忽視的,尤其對于以預付卡等“吃息差”業務為主業的一些中小機構而言影響更甚。

據億歐智庫統計,2017年之前,網絡支付機構備付金收入占總收入比達到11.26%,2018年下降至5.4%,今年“斷直連”后為0。

支付機構與銀行的議價權消失,成本壓力已開始向用戶端傳導,支付機構打法已從“羊毛出在豬身上”回歸到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。從去年開始,支付機構的牌照價格已出現縮水,對用戶的補貼優惠政策也陸續減少。公開資料顯示,移動支付市場合計份額超過九成的“雙寡頭”支付寶、微信支付,從2018年年中開始,或調整了信用卡還款手續費,或恢復商家收款標準費率。微信支付要求部分通過費率補貼等形式向商戶宣傳“零費率”、“低費率”收單技術服務的服務商,于2019年2月1日前完成整改。支付寶則是從2月1日起恢復商家收款0.6%的標準費率,此前支付寶曾在2016年將這一費率優惠到0.55%。

不能躺在備付金上繼續吃利息,意味著支付機構要開發更多業務空間,做金融增值服務或發展聚合支付等模式。這個過程同樣伴隨嚴監管。中國支付網統計數據顯示,2019年上半年,央行及分行共對支付機構開出逾50張罰單。進入下半年不久,7月12日,環迅支付因違反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洗錢法》、《支付機構反洗錢和反恐怖融資管理辦法》等相關規定,被合計罰沒5939.41萬元,創下第三方支付機構最大罰單紀錄;8月,易智付因存在多項違規行為,被合計罰沒1599.51萬元;9月,騰訊財付通、平安付兩家支付巨頭也領到罰單。

競爭加劇

PayPal入場,央行數字貨幣未出先火

國際支付巨頭PayPal在國慶前夕拿到我國市場“通行證”,其在跨境支付等領域和國內支付機構開始短兵相接。

“PayPal在跨境支付優勢更大,有跨境場景,也有牌照,跨境支付今年增長很快,而且是藍海領域。”易觀分析師王蓬博表示。目前,PayPal支付平臺遍及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,支持100多種貨幣支付和56種貨幣提現操作。

目前國內除銀聯、支付寶、微信支付等支付巨頭外,連連支付、寶付支付等機構也在跨境支付業務上有所布局。

不過,王蓬博分析稱,短期看,PayPal對國內市場影響不大,因為國內

连码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